灰度17%

微博ID:積極廢人_17|全名17%

来来来给你看个宝贝(假标题

#假车##借梗#
搞灭火花,说好的肉。
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(。
翻车注意。
小学生文笔注意。

借前辈「葡萄酒梗」「魔杖梗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夜深了。
子年被有些醉了。
啊,有趣的葡萄汁。子年这样想。

出乎意料的,玮南也有些小醉。
啊,这来自东方的神秘透明酒精饮料。玮南这样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躺在床上,似乎已经睡着的爱人。呼吸均匀,气息有些滚烫,似乎脸上微红。

面对如此惹人疼爱的爱人,玮南忍不住替他拨开贴在脸上的碎发,糟糕,那张面孔变得更加诱人。

手掌抚摸爱人的头发,发质很软。拇指指腹轻轻掠过他的唇,说那像个樱桃是最合适不过。他的唇覆上他的唇。嗯,也和樱桃一样甜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唔…
子年醒了。

想挣脱他的怀抱和,吻。可在酒精的作用下,子年选择接受,接受这个来自他挚爱的人的绵延的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酒精似药。

即使是那个修道之人,现在也被那种,欲望,所控制。

那个刚成年的魔法师,也被这种欲望吸引,充满好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子年的接受,仿佛是对玮南将要做的一切的默许。

他再次吻上爱人的唇,炽热的气息往下,在颈部处停下。

似乎在品尝一块樱桃蛋糕,舌尖,牙齿,刺激着子年的神经。原本就白皙的皮肤,留下了一道红,似乎像捕食者的标记——
他,是我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眼角挤出泪水,他把玮南推开,但这两掌,却分明带着几分柔软。

Venus·Uranus·May,不要。
脸颊绯红,这样的表情,不是在拒绝,是邀请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玮南解开自己上衣的头两颗扣子。
同时两颗颜色不一样的眸子,深情,温柔地望着子年。

此时我的眼中只有你。

从身后摸索着,拿出一根细长的东西。

Lumos. (*荧光闪烁
手中的魔杖闪烁着微弱的光。
子年你看!我的魔杖会发光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May先生被赶出房间。一个月不能上床睡。连房间也不能进。
像只小狗似的,耷拉着耳朵,可却不停摇晃尾巴。

子年~
……
子年哥哥~
……
亲爱的子年哥哥~
……那…就一周吧…
汪呜~嗯~

—End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Q:玮南你魔杖搁身后不会断吗?
A:我的魔杖和我一样弯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傻孩子,你还有Obliviate (*一忘皆空)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翻车成功。(喂。
@透明氵夊半 前辈查收。

评论(5)

热度(4)